希望你不飞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重。

【金】广场的鳄鱼

  
  我流金。
  
  爱他,希望他好。
       
        私心all金tag,乱七八糟小作文。





  
  
  
  难得动起来的周日和常见的晴天。
  
     商场里到处都是人,负一层有个刚搭起来的小舞台,看布景应该是不知道哪哪赞助的少儿才艺展示。绕过去的时候听到寝室里曾经被迫循环过的音乐,几个彩排的男孩子蹦得可欢,细瘦的身板宽大的卫衣,棒球帽斜戴着,亮眼的青春活力。
  
  捧着奶茶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走错出口,入目是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午后的阳光下,几个半大的小孩子跑来跑去,家长在斜后方扎堆聊天,广场中央有个小喷泉,旁边还有穿玩偶服打广告卖气球的,举着个二维码牌子逢人就求扫,扫完给个小礼物。
  
  诶呀这次好像是泡泡水。
  
  本来是打算横穿过去来着,但是现在我临时决定去扫个码,然后到广场右面的长椅上,吹吹泡泡少女一会。
  
  可是长椅上有个人。
  
  我犹豫了,就站在一旁偷偷打量人家,还吹了一串泡泡掩饰。
  
  看起来年纪不大,连帽卫衣和短裤,露胳膊露腿的男孩子。也戴着帽子,头发不听话的从下面冒出来,金色的,看起来好像很好摸。他坐在那里,头低低的,后颈弧度很好看,我伸手摸摸自己的,没憋住冲他那边吐了几个泡泡。
  
  啪嚓。
  
  有个大的在他帽檐上破掉了,绽开的泡泡水在阳光下好像纷扬的冰屑。
  
  他好像吓了一跳,抬起头来转了一圈定位到我这边,有点慌乱有点迷茫,看见我也在看他以后,明显愣了愣,然后在我同样懵逼的状态下,冲我笑了。
  
  哎呀我的天哪。
  
  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很明亮。
  
  我矜持地走过去问他,能不能坐这,他点头。
  
  隔的近我才看清楚,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像澄澈的天空。头发也是金色的,长得也白,简直是童话王子的标配。
  
  我不太懂为什么世界上要有这么好看的人,可能是为了社会主义和平美好吧。我跟条鱼一样噗噜噜地吐泡泡,发泄一下凡人的愤怒。
  
  然后他就突然说话了。
  
  “你好呀,我叫金。”
  
  跟他很配的名字。
  
  
  
  
  来来往往讲了几句话,我知道了他今年十五岁,有个姐姐,目前在去参加个什么大赛的路上,但是迷路了,还问我知不知道怎么走。
  讲真我不知道这个大赛,也没听过他的家乡登格鲁,而且就我的记忆来讲,目前地球还没开通宇宙星际通信业务。
  
  他大概是穿越了。
  
  我就说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人嘛。
  
  我一本正经地接受了这个设定,摇头跟他说抱歉,我不知道。
  
  金连忙摆手说没关系,不需要道歉的,是他自己不识路才跑错的。然后挠挠头发笑起来,见牙不见眼的。
  
  我问他,你迷路多久啦。金停顿了一会回答说:“差不多半个月了,姐姐给的地图我看不太懂,但是没事,我一定会找到的!”
  他单手握拳,侧脸线条绷紧,阳光落在他眼睛里,坚定而自信。
  我吹了一串泡泡过去,看着他好奇地戳戳碰碰,破掉以后笑起来的模样。
  
  哇这个人,我还想安慰他帮他加油,结果他根本就没有气馁过嘛。
  “送给你。”我把泡泡水给他,细长的塑料管,盖子上是粗糙的卡通印花。“你一定会找到的,金。”
  “嗯!谢谢你!”
  
  
  金学东西很快,他第一次吹泡泡没控制好力度,直接破掉,糊了一脸泡泡水。第二次就很好了,第三次还无师自通地吹了个超级大的泡泡,晃晃悠悠地飘不起来,把他给担心的,还伸手扇风想让它往上,结局当然是看它落到地上,碎成一个深色的圆圈。
  
  那边几个小孩子看见他玩得起劲儿,呼啦啦地跑过来围着他。金好像没遇到过这种场景一样,眼睛微微瞪大,受宠若惊似的,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笑得更开心了。他还蹲下来给小孩子们表演大泡泡的诞生,短裤因为动作的缘故往上皱,露出膝盖来。
  
  金很瘦,但也很有力量。
  我撑着下巴看他的背影,小腿线条紧实好看。
  
  听他说那个什么大赛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应该也会很难吧,不知道有没有危险。金还是个孩子,我还挺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的。
  
  虽然他看起来乐观得不行,好像什么艰难都能克服似的。
  
  “金。”
  
  我喊他,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金噔噔地跑过来,他把泡泡水送给了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女孩子,在人家道谢的时候还红了脸。他问我,你要走了吗?
  
  我说是呀,我要回去吃饭了。
  
  金歪头诶了一声,说那好吧,再见啦。傍晚的阳光已经有些稀薄了,可他还是像个正午的小太阳一样。
  
  不知疲倦。
  
  他站定在我三步外,向我道谢并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谢谢你,我一定会参加凹凸大赛,赢得胜利,找到姐姐的!”
  
  他身后是零散飘舞的泡泡,折射着暖黄色的光芒。
  
  “我可是登格鲁的勇士呀,没有什么能打倒我的!”
  
  明明是傍晚,他眼睛里却已经映入了万千星辰。
  
  
  我们这个广场是没有鸽子的,以前和朋友来的时候吐槽过,我无数次幻想过冲过去惊飞一群鸟儿,振翅的声音融在风中,洁白的羽毛打着转儿落下来的场景,就这么出现了。
  
  浅金色的光晕模糊了金的身影,一眨眼就穿过耳后的泡泡,平地上升的气流让我能看到他最后飞扬的衣角,然后瞬间平静。
  
  什么都没有了。
  
  金就这样消失在这里,连片羽毛都没给我留下。
  
  
  
  那边玩耍的小孩子跑过来扯住我,奶声奶气地问我。
  
  “阿姨,哥哥是不是变成鸟飞走啦?”
  
  我:“……什么哥哥什么鸟,我怎么没看见。”然后拿过她手里的塑料泡泡棒,猛吹一口气,那层附着的水膜直接破掉,泡泡水溅在脸上。
  
  “明明是蝴蝶变成鳄鱼飞走了。”
  
  金色的蝴蝶。
  
  
  
  
  
  
  
  

评论
热度(11)

© 深水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