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不飞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重。

  我们所生存的地方,是名为世界而存在的蓝色星球。它悬空在另一个更大的无法准确圈划命名的平台,缓缓转动着。它用这些不停歇的动作与周围的任何物体做着交流,细小的微粒顺着光的轨迹描画出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弧度,那是这些充满包容性的庞然大物独有的符号,是它们缓慢但富有力度的语言。

 

  而我们,所生活在蓝星上忙碌的人类,受着这些原应温柔的星体的恩惠,享受着它们协议的结果。看着这个名为世界的存在转换昼夜流转四季,用碳基基体表面的皮肤感受温度与湿度的沟通对话,在视网膜上倒映出有机物顺应自然伪装出的模样。



太幸福了吧。

 

  就好像回乡燕在春季的暖阳里衔起的第一粒能够筑巢的泥土一样,在融合了机体激素和欣喜的空气里转了几个圈,然后一眨眼就到了丰收的秋宴。大概是因为避开了闷热焦躁的炎夏,所以连动作幅度都轻盈了不少。

 

  但是好像还少了些什么。

 

  例如雨水再多一点天气再好一点温度低一点湿度高一点,春季不要那么大的风夏天不要那么烦躁,让知了躲到冬季的早晨,让柿子在春天里的地上砸开灿烂。

 

  可以吗?向我们赖以存活的星体发出这样的讯息,本着理所当然的态度等待奇迹降临。

 

  太可笑了。能笑出来的话蓝星与其他物体交流的微粒早就爆开了吧。这些无理的要求简直就像是为了追求焦点目光而闹腾的小鬼一样,画着无聊的妆容做着可笑的举动在你的金主或者说是主宰者面前,以着高傲的姿态提出要求。

 

  我想,这大概就是劣根性吧。

 

  被宽松放养的人类不猜忌对方而开始联合起来挑衅世界,果然是任何时候都停不下来呢。

 

  曾经被中二的女性作者的文章哽到喉咙没办法自处,她把人类残存在社会上的黑色阴影揉成一团加诸于一个幼女身上,看她被自己的笔头折磨得无法翻身,看她在街头重逢那些不愿回首的往事与故人,用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心态向众人撕扯她的伤口。然后把评论和推荐收入囊中,成为自己的荣耀。我一直认为身为写手最大的职业道德在于对文字和人物的尊重,尤其是思想和身份的颠倒。这就好像是本应作为受恩者的我们突然有一天向恩人要求更多的事物一样无礼,当你拿起叙事的笔时应该为人物而服务,而不是肆意妄为地让他们在你的子世界里受你折腾,还不应该有任何怨言。

 

  是不是该修改一下呢。

  

  或者说必须要修改吧。

 

  把自己从高高在上的王座上温柔地领下来,这样的行为大概会被众多世人所唾弃。但那又怎样?每个人都是平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在自己的空间里慵懒地做王者在公共平台上努力地做好人类,哪怕只有伪装也是身为受恩的蓝星人应有的行为,将最好的一面递交给用于沟通的平台上,才是给我们所依赖的庞然大物最温柔的回复。


评论

© 深水芽 | Powered by LOFTER